天津:李宗莲沦为“葫芦僧” 千万诈骗案被“死机”?(转载)

发布时间:2022年08月23日
       天津:李宗莲成“葫芦僧”, 千万诈骗案“死”?来源:新华网 深水区 1049686281 都说人在看天, 天上不藏汉奸。然而, 看似公正诚实的天津武清法院刑事庭副庭长李宗莲却似乎不以为然。在她的“英明”指导下, 武清法院“创造性地”清理了一名作恶的犯罪嫌疑人。然而, 事实胜于雄辩。大量证据表明, 李总很可能纵容犯罪、包庇“罪犯”, 其行为可能已经违反相关法律法规。 ■骗取1000万人被判无罪 根据网文《天津惊现“无谓”武清法院是牛》, 这起案件的始末可以追溯到2002年。当时, 犯罪嫌疑人向被害人借了800万。捏造事实, 隐瞒真相, 然后逃跑。
       受害人提起民事诉讼后, 天津市高院认为该案不是民事案件, 而是刑事案件。因此, 天津高院将此案移送公安机关。天津市公安局接手后,

立即立案立案, 下达通缉令, 七年后终于将他抓获,

关押在看守所近两年。期间, 他断然否认借钱的事实, 并指使证人作假证据, 证明他喝醉了, 还写了借条。他还恶意转移财产, 拒绝归还贷款。他的行为极其恶劣。公安机关认为, 犯罪嫌疑人犯合同诈骗罪事实清楚, 证据确凿, 将案件移送检察院。检察院还认为, 犯罪嫌疑人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凿,

应当依法追究刑事责任。随后向法院提起诉讼。 2011年7月28日, 该案在天津市武清区法院一审宣判。判决书称:本院认为, 本案现有证据虽能证明被告与被害人有经济往来, 但公诉人关系对本案提出指控。被告被判犯有合同欺诈罪。 ……就本案而言, 目前没有足够的证据证明被告人在与被害人进行经济往来中具有诈骗被害人财产的目的。因此, 公诉人对被告人合同欺诈的指控不能成立。 ... 判决如下:被告无罪。本次庭审, 审判长为李宗莲。 ■ 公诉人与法院“打架”的一审判决令受害人难以忍受。 2011年8月1日, 受害人向天津市北辰区人民检察院提出抗诉请求。 2011年8月4日, 检察院向天津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提交了《刑事抗诉书》。抗诉书内容为:……本院经依法审查, 认为“以诈骗为目的的证据不足”的判决确实存在错误, 理由如下:本案犯罪嫌疑人实施合同诈骗罪的事实清楚, 证据确凿。 .犯罪嫌疑人向受害人借款800万, 经法院审查核实。同时, 犯罪嫌疑人否认借款事实、要求证人作伪证、低价转让财产等行为, 充分证明其主观上具有非法占用借款的目的。在判决中, 他以没有足够证据证明欺诈目的为由被宣告无罪。
       综上所述, 判决认定了事实……但也有错误。为维护司法公正, 准确惩治犯罪, 根据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一百八十一条的规定, 他特地提出抗诉, 要求依法量刑。 2011年11月14日, 本案二审在天津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开庭。然而, 时至今日, 此案仍在审理中, 没有判决! ? ■为什么评委总是“眼花缭乱”?一个法官歪曲法律, 做出不公正的判决, 会给法律造成极其严重的损害, 经过千百次补救, 后果可能无法挽回。这就是培根的名言“一罚十罪”。本案中, 李宗濂是否徇私枉法, 在判决书中得到了很好的体现。原帖已澄清, 根据最高法《关于审理诈骗案件具体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 犯罪嫌疑人的行为完全符合“非法占有目的”。
       此外, 根据 Q从未被怀疑有罪的“漏洞”, 悄悄地进行了“不道德交易”?近日, 河南省三门峡市单县出现了“眼花缭乱”的法官。与此相比, 李总的眼神犀利, 却又显得有些迷惑。真相如何, 公众无法确定, 需要相关部门介入调查。 ■案件拖延时间长了怎么办?我国明确规定了人民法院审理案件的期限。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一百九十六条的规定, 第二审人民法院应当在一个月内审结上诉或者抗诉案件, 最迟不得超过一个半月。其中一个案件经省、自治区、直辖市高级人民法院批准或者裁定的, 可以延长一个月。可见, 抗诉二审案件最多应在两个半月内审结, 否则超过审理期限是违法的。本案二审自2011年11月14日公开审理以来, 拖延已久, 严重超限, 明显违法!很难说这种极其反常的行为与李总无关。所谓“一步错, 步步错”,

由于奇怪的原因, 李院长一审不惜盲判, 罔顾被害人的合法权益, 抢先罪恶的一步。让她没想到的是, 公安部门的正义和奉献, 严重打乱了她的如意算盘。此时的李总已经没有出路了, 她只能在这条路上走向黑暗。
       因此, 二审出现异常, 极有可能是李宗濂“公关”的结果。第一步错了, 第二步难回头。给自己争取时间“擦屁股”。这种“公关”很有可能。试想一下, 李院长和他在天津的同事属于同一个司法系统。他们经常开会一起调查。每个人都低头看到他们。谁想拆掉自己家的舞台?如果案件轻易“回归正轨”, 对李大法官来说, 岂不是不人道、无法无天?无论如何, 李总的“难处”还是要照顾的, 李总的面子还是要给的, 这就是原因?如果法官没有敬畏之心, 肆意践踏法律, 整天只知道吃被告和原告, 处理人情案, 知法犯法,

甚至为骗取数十名的犯罪分子“保驾护航”。
       百万, 那么我们如何才能建立长远的和谐社会呢?我们如何捍卫公平正义?如何建设社会主义法制社会?如何赢得人心?如果这样的人继续占据法庭之位, 不仅是对法庭的亵渎, 也是对法律的侮辱。 “眼花缭乱”的法官下岗了, 大众拭目以待李院长的下场。受害人期待案件早日宣判, 将罪犯绳之以法, 得到迟来的正义。以下为《天津武清法院一审判决书》和《天津市北辰区人民检察院刑事起诉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