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己的长河_生活那点事_论坛_天涯社区

发布时间:2022年07月20日
       我一直在准备 12 月 21 日的考试。 这两个月除了挣钱养家, 最重要的就是假装全力以赴参加考试。 其实, 以我的基础, 参加国考考研, 也是一个意外。 一天晚上, 直到晚上 10 点 30 分, 我才从补习班回来。 我打开车窗, 徐徐海峰抚摸着自己的脸, 想起杨江夫人在《走在人生的边缘》里讲的那些鬼故事、命理、灵性等等, 吓了我一跳。
        让我想起了以前遇到的一个故事。 最近严重感冒咳嗽。 感冒不容易传染给别人, 所以我刚在家里读完《干校六记》、《洗澡》、《我们三个》和余华的《活着》。 我陷入了一种对人性和生命长河的思考。
        什么样的生活才是对的。 如果有生命, 生命不同, 那我们奋斗的意义何在。 《走在生命的边缘》是杨江夫人95岁时写的。 那时, 钱钟书已经去世十年了。 为什么说杨江太太, 因为她就像隔壁的老太太一样, 平凡又真实又“无聊”, 就连门前的喜鹊窝, 都记录了三年, 时间都列出来了 在极其详细的情况下, 超过了目前公司的会计记账。 大多数称她为先生的人都尊重她的文学和个人成就。 我只觉得她是一个活泼的邻家老太太。
        这样一个从容不迫的老人, 不会说谎在95岁的话里, 所以她说的命运、鬼魂、灵魂等等都在她的话语里, 而且是信以为真的, 就连《致孔子》的论文也是 相信命运。 书上说:“我只是怕鬼, 不敢说我怕的是不是真的。也许我只是迷信而已。但我相信我们不能断定自己不存在。” 因为我们看不到它。” 一片落叶枯草, 人迹罕至, 情不自禁, 生命是主宰吗?”我相信杨江夫人所说的灵魂故事, 我也亲身经历过。 妈妈去世了, 我周末回老家, 坐在门前的院子里, 路边的院子里发呆。一个瞎子路过。 我自己, 喜欢两个人​​说话, 也喜欢吵架。总的意思是, 我不让你说, 你要说, 对方要说的很坚决, 然后那个人走到我面前 ,

“我妈”还是出来跟我说了几句, 意思是她一到菜地, 回来就看到我, 想说几句。然后那边的“仙家” 强行压住“妈妈”, 不说话了, 语气是我妈的语气, 这个瞎子不知道我回来了, 平时家里都是关门的 并锁定, 我不收费。 后面的盲人嘴里叼着一根棍子走了。 盲人绝对不想让我做任何事。 从头到尾, 他都没有要我付钱的意思。 此外, 他不是本地人。 他不知道当地的情况, 大概也不知道我家的葬礼。 我上初中的时候, 我们村的一个年轻人死于肝癌。 那个时候, 我很喜欢看书, 特别喜欢躺在床上看小说。 我经常会忘记阅读它的时间。 有时天一亮, 第二天妈妈就会批评我。 元帅死后一周左右, 从我们村主干道上的井口到他家, 连续几天有鸭子般的江湖叫声。 声音清晰而有节奏。 通常在凌晨 2-3 点左右出现声音。 我问妈妈她的声音是什么, 她说是“他”, 并让我忽略它。 那个时候, 我是不相信的。 一天凌晨两点左右, 我正在读一本小说, 声音又响了起来。 我打开门, 跑到马路上拿着手电随便拍。 喊了几声, 声音戛然而止, 但确实是阴森森的风, 让人毛骨悚然, 感觉不一样。 第二天晚上,

声音又响了, 我拿着家里的鸟枪就冲了出去(当时家家户户都有几把鸟枪, 用来打猎和自卫), 还没等枪打响,

就什么都没有了 . 吹过来的风柔和了许多。 再也没有叫过。 俗话说, 鬼怕枪, 因为阳气重。 这样的例子我也遇到过, 就不一一赘述了。 佛教讲因果, 道教讲长生不老, 基督讲上天堂。 我认为人们应该受到尊敬, 惧怕我们经常忽视的命运、自然和良知。 那么, 既然我们有自己的生命, 我们还要为什么而战? 不管怎样, 该来的总会来, 该去的总会去。 回首一百年, 我们确实是尘埃中的一粒尘埃, 如梦中的泡沫。 但正如周国平所说, 寻找意义的过程就是人生的全部意义。 除此之外, 我们要做的就是平和, 等待, 时不时摸摸自己的良心, 我想这就够了。 回头看, 这就是方向。 也是做一个好人的方向。